瓯窑学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校园文化 > 瓯窑学院
器择陶拣 出自东瓯 发表时间:2018-09-19 15:52:36 作者:张仁 浏览量:次 分享到:

    温州古称“瓯”,亦称“东瓯”。“瓯”字从“瓦”,瓯人善制陶瓷器。两百余处青瓷窑址主要分布于瓯江流域,故名“瓯窑”。“器择陶拣,出自东瓯”。西晋杜毓《荈赋》中的记载,是迄今现存历史文献中最早关于陶瓷产地的记载,使瓯窑成为我国最早有文献可考的历史名窑。

1.jpg

    追溯历史,早在五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瓯人先民就已经在此群居繁衍,制造石器、玉器和烧制陶器。夏商时期,陶艺工匠们开始尝试烧制印纹硬陶器和原始黑釉瓷器。西周晚期至西汉,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开始大量烧造原始黑釉瓷器和原始青釉瓷器。东汉中晚期,温州开始烧制真正意义上成熟的瓷器,是我国重要的瓷器发源地之一。东晋瓯窑,缥瓷和褐彩工艺并称双绝,名扬天下,为首次发展高峰时期。唐、五代时期为第二次发展高峰,瓯窑紧跟时代风格,延续和创新缥瓷釉色以及褐彩装饰工艺,部分精品可与盛名之下的“秘色瓷”器物相媲美。进入北宋,瓯窑陶瓷工艺随着海上陶瓷之路的贸易发展,大胆吸收异域风格,器型的创新,褐彩工艺的图案化、文字化创新,大量瓯窑青瓷产品漂洋过海,享誉海内外,为瓯窑的第三次发展高峰时期。南宋之后随着龙泉青瓷等窑口的兴盛,瓯窑逐渐衰落。

2.jpg

(图一)

“瓯居海中”——东汉以前的陶器和原始瓷器

    在温州五六千年的历史发展历程中,已发现百余处古文化遗址。瓯江支流戍浦江边的鹿城曹湾山遗址、飞云江流域瑞安山前山遗址、泰顺司前狮子岗遗址、永嘉渠口乡渠口村遗址等,都出土了大量石器和陶器,保留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商周到战国时期,典型器物有:温州博物馆藏西周原始黑瓷三足炉、瓯海博物馆藏2009年仙岩街道穗丰村杨府山出土的商代印纹硬陶瓮、席纹黑衣硬陶罐,西周原始青瓷豆及战国布纹硬陶罐;瑞安博物馆藏1983年瑞安莘塍岱石山遗址出土的西周原始黑瓷尊、仙降金坪山遗址出土的原始黑瓷豆以及2000年岱石山出土原始黑瓷水波纹罐(图一);其中的原始黑釉瓷器年代较早,为探索原始黑釉瓷器的起源和创烧地点提供了实物遗存资料。这些器物的制作工艺的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平,为东汉晚期成熟青瓷的创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东汉瓯窑窑址主要分布在永嘉县东岸、罗溪等地,典型器物见瓯海博物馆藏2013年瓯海丽塘东汉兴平四年(197)墓出土东汉青瓷五联罐(图二)、青瓷井、青釉双系盘口壶、青瓷三足盂等。

3.jpg(图二)

魏晋风骨——三国两晋南朝的瓯窑瓷器

    “披黄苞以授甘,倾缥瓷以酌醽”。晋代潘岳《笙赋》中的记载,让瓯窑的产品“缥瓷”名扬千年。“缥瓷”是瓯窑青瓷中的上品,因其釉色如淡青色的丝帛而得名。这种瓷器因具有胎骨细腻、釉层薄而透明、釉色淡青、晶莹滋润、硬度高、击声发脆、造型秀雅等特色而名闻遐迩。

    三国时期,瓯窑开始逐步形成独有的器物造型、釉色和工艺特征,为两晋时期“缥瓷”工艺的成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代表性器物如温州博物馆藏杨府山墓葬出土青釉筒形器;瑞安博物馆藏1985年塘下龙翔寺出土青瓷堆塑罐,民间收藏青瓷堆塑罐(图三),堆塑内容中高鼻深目的胡人、胡人乐器,还有温州本地并未驯养的绵羊,这些人、物与温州本地的关联,都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的研究和探索。这些器物制造工艺的繁复性、青瓷烧造工艺的成熟性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4.jpg

(图三)

    两晋时期,瓯窑烧制工艺水平进一步提升。工匠们还根据本地釉料成分之中含铁量较高,常出现褐色彩斑的缺陷,因势利导,创新运用褐彩装饰技艺,形成自身特色。这种褐彩工艺的广泛运用,大大拓展了青瓷艺术的装饰手法。代表性器物见温州博物馆收藏1996年平阳县鳌江镇种玉乡横河村西晋元康元年墓出土的青瓷水井、青瓷鸡笼、青瓷双系罐、青瓷火盆鐎斗、青瓷灶;民间收藏的青釉褐彩四系罐、青釉褐彩蛙形水盂(图四),蛙的双眼、四肢等部位点饰褐彩,形态逼真,风格独特,可见本时期瓯窑釉下褐彩的运用已趋成熟。

5.jpg

(图四)

    东晋是瓯窑发展的第一次高峰时期。此时越窑的主要产地正遭遇战乱,大幅减产,而瓯窑产地因为地处偏僻,恰好提供了逃避战乱的外部环境,获得良好发展机遇。本时期瓯窑的褐彩工艺使用普遍,用点构成图案或绘成条形,并出现褐彩文字,比唐代长沙窑的釉下褐彩文字装饰工艺提前了约两百年。典型器物见浙江省博物馆藏1956年瑞安市丽岙白门乡王宅村出土东晋瓯窑青釉褐彩牛形灯,南京市博物总馆藏1958年南京市下关区老虎山颜镇之墓出土青瓷褐彩香薰;永嘉县文物馆藏东晋夏甓山窑址出土的四足青釉褐彩“□□山者文□”铭文砚(图五);温州博物馆收藏的双屿东晋永和七年(351年)墓出土青釉褐彩鸡首壶(图六)以及民间藏品青釉褐彩仙人乘凤壶、青釉褐彩“泰和二年作”铭文双唇罐。本时期瓯窑的褐色点彩十分精准,甚至有了色彩浓淡之分,体现出瓯窑匠师们纯熟的青瓷烧造技术和充满创造力的褐彩装饰技艺。

    南朝时期的窑址遗存,有乐清市白象乡馒头山和瓯海区三垟街道樟岙村山窑底角山两处窑址。瑞安博物馆收藏塘下凤山南朝梁天监九年(510)墓出土青釉四复系莲瓣纹盖罐及民间藏品青釉龙柄莲瓣纹鸡首壶,均为南朝瓯窑代表性器物。

6.jpg(图五)

7.jpg

(图六)

盛世名物——唐五代时期的瓯窑瓷器

    唐五代时期是瓯窑制瓷业发展的又一个高峰时期,精品迭出。瓯窑的青釉层逐渐加厚,釉面肥厚滋润,釉色在原有缥瓷淡青色的基础上,产品呈现出以青绿色为主色调的全新釉色,显得翠绿盎然,与褐彩工艺相映成趣,独领风骚。这也恰好印证了“听得松风并涧水,急呼缥色绿瓷杯”的赞誉。晚唐五代时期,瓯窑青瓷造型趋于轻巧匀称,刻、划、印花工艺有所增加,常见瓜棱造型,褐彩装饰常见长条流淌状、“V”形、“山”形。2017年龙下坦头窑址考古取得多个首次发现:首次在窑址上发现了丰富的祭祀遗址,包括火炕坑、器物坑、挡墙与石砌地面等;首次在上林湖以外地区发现了用釉封口的瓷质匣钵以及可以与秘色瓷媲美的部分高质量青瓷;首次发现唐代“官作”字样:“余王(或五)监”、“官作碗”等字样;这对于整个唐代窑业管理制度的理解具有指向性意义。正如冯先铭等先生主编的《中国陶瓷史》所评说:“瓯窑不见于唐宋时期的文献记载,但就该时期制瓷的成就而言,远远超过婺州、洪州等窑,在我们陶瓷史上应该占有一定的地位。”代表性器物有温州博物馆藏青釉褐彩罐、唐代青釉褐彩水盂、青釉褐彩瓜棱执壶(图七)、五代青釉钵、青釉瓜形曲流小执壶、青釉褐彩蕨草纹执壶及民间收藏的唐代青釉瓜棱带盖直柄盉、青釉脉枕、青釉玉璧底碗形瓯、青釉褐彩龙纹碗及青釉褐彩双系罐(图八)、五代青釉划花鱼纹瓜棱执壶等。

8.jpg

(图七)

9.jpg

(图八)

重商务实——两宋瓯窑瓷器

    两宋时期作为传统优势产业的瓯窑瓷器产品不仅自给自足,销往外地,更是通过海上陶瓷之路,远渡重洋,销往海外。这一时期瓯窑窑址众多,数量庞大,品种繁多,褐彩装饰多样,以制作精湛和釉色淡雅晶莹而负有盛名。这可以从埃及、菲律宾、日本、越南、新加坡等国家历史遗址出土、出水的青瓷,在胎、釉、造型、工艺等方面与瓯窑青瓷器物高度相符得到证实。

    本时期的代表性窑址,除了我们所熟知的西山窑址群外,还有乐清龟山窑址、瑞安福泉林场窑址、苍南藻溪盛陶窑址群、永嘉下山坟窑址等。典型器物见温州博物馆藏青釉瓜棱执壶、市区西廓大桥头河床出土北宋开宝三年(970)青釉碑残件、北宋青釉褐彩直柄曲流壶,瑞安博物馆藏1978年隆山出土青瓷四系瓜棱瓶以及民间收藏的北宋青釉带盖盏托(图九)、青釉褐彩粉盒、青釉褐彩虎形枕、南宋青釉褐彩“东店”韩瓶等器物 。

    整理瓯窑古陶瓷的历史沿革,总结其主要的艺术成就:一是原始黑釉瓷的率先烧制;二是成熟瓷器的成功创烧;三是率先大量烧制釉下褐色彩并加以发扬光大;四是“缥瓷”的创烧成功及发展。

10.jpg


(图九)